广州市泰春工业器材有限公司

广州市泰春工业器材有限公司,与塞班岛娱乐城合作,生产各种工业器材,产品有工业用橡胶同步带、聚氨酯同步带、同步带轮、双面齿同步带、PU同步带、同步轮、及特殊加档块同步带等。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行业资讯 > >广州晚高峰外地车占比近三成 限外呼声再起意见难统一_金羊网新闻

广州晚高峰外地车占比近三成 限外呼声再起意见难统一_金羊网新闻

发布时间:2017-01-07 14:22编辑:采集侠浏览(

    (原标题:广州晚高峰外地车占比近三成 限外呼声再起意见难统一_金羊网新闻)

    广州黄埔大道上,晚高峰时段许多外地车牌的私家车停靠在路边。新快报记者孙毅/摄(资料图)

    数据显示外地车本地化使用已超40万辆;不过各方意见仍难统一

    本版统筹 新快报记者 牟晓翼

    本版采写 新快报记者 牟晓翼 冯艳丹 李佳文 黎秋玲 周聪 罗汉章 唐星 董芳

    “2016年3月日均累计运行车次达到374万辆,比限牌当时广州市籍机动车保有量增加了53%。中心城区本地化使用的外地车呈逐月上升的趋势:到2016年8月,达到40.7万辆,晚高峰外地车的比例达到28.59%。”昨日在十三届政协第一次会议各界别委员代表座谈会上,市政协城建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崔虹以该委去年9月起专题调研为依据,公布了上述数字,并提出广州应尽快推出限行外地车政策,同时推出“郊区牌”补充措施。不过是否应该限外,两会的代表委员意见依旧有分歧。

    “单限”数年机动车保有量增53%

    崔虹透露,由于限牌未限外的“单限”措施,广州市区行驶的车辆总量没有得到有效控制。2016年3月日均累计运行车次达到374万辆,比限牌时(广州2012年7月起开始限牌,试行期一年)广州市籍机动车保有量增多了53%。

    同时,道路拥堵指数没有缓解,2015年4月后广州的交通拥堵指数忽然飙升。至今拥堵指数仍处在高位运行。时间上与网约车的兴起及大量外地车涌入广州中心城区本地化使用基本重合。

    崔虹说,到2016年8月,广州外地车本地化使用数达到40.7万辆,晚高峰外地车的比例达到28.59%。其中,增城区大量使用东莞车牌,花都、从化大量使用清远车牌,番禺大量使用顺德或佛山车牌,南沙大量使用中山车牌,荔湾大量使用佛山车牌。

    与此同时,广州中小客车增量指标调控措施的摇号平均中签率从6.00%下降到0.94%,拍牌价从13952元上升到23511元。无论是摇号、还是拍牌的成本越来越大。大多数市民认为“外地上牌、本地使用”不公平。

    三套方案避免简单“一刀切”

    崔虹指出,广州实行外地车辆交通管制措施没有法规或技术问题。目前全市约有400个交警卡口,600多个电子警察,已经实现对重要干道的覆盖。技术上可实现车牌的自动识别,对违反交通管制措施的外地车辆自动进行电子监控、电子抓拍、电子处罚等。

    同时,广州市是国内7个限牌的大城市中唯一没有对外地车本地化使用实施管理的城市。

    崔虹提出三个限行方案:

    方案一:开三停五+限区域。对外地车辆在广州市中心城区7:30至20:00时段实施“开三停五”的限行政策。连续行驶时间最长不得超过3天,再次驶入须间隔5天以上。

    方案二:高峰限行+中心区主干道限行。即禁止外地车在工作日早晚高峰期(7:00至9:30、16:30至19:30)在广州中心区域主干道行驶。

    方案三:工作日限行+中心区域限行+限天数通行。即禁止外地车在工作日内7:30至19:30在广州市中心区域内所有道路行驶及运营。但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可允许外地车一个月有几天(如5天)不受限制。

    推“郊区牌”照顾周边地区车主

    崔虹指出,“郊区牌”措施也需要同步推出。“郊区牌”在交通管控时间内也不能自由在市中心区域行驶,不能享有与本地牌照同样的道路资源使用权。考虑这些区域的出行需求,制订比外地车辆适当宽松的限行政策,也可降低其车辆使用税费。

    崔虹同时指出,应加快在广州中心区周边建设一批公共交通换乘及停车和高水平的商业服务综合体。停车综合体对换乘公共交通进入中心区域的车辆实行停车优惠。符合条件的公共停车场,鼓励改建机械式立体停车设备,增加车位供给。并按现有停车库内加设机械式立体停车设备管理,免于规划许可。

    两会代表委员观点交锋

    正方

    限牌不限外 对老广不公平

    广东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庄伟燕自担任市人大代表以来,多年追问交通费,关注交通问题,对广州限外限牌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作为律师,她从法律的角度分析,限牌限的是广州市民的权利,对本地市民来说不公平。而针对目前广州市的交通拥堵问题,广州市应该实施限外。她建议,可以采取早晚高峰期限制外地车辆,或者对进入广州的外地车进行收费。广州可以学习国外,在进入广州的路口对进入广州的外地车进行收费,因为外地车进入广州之后使用了广州的公共交通。“政府可能从中心城市的发展来考虑,所以迟迟没有采取措施。我作为人大代表,更关注民生,关注广州市民的公平权利。”她最后强调,限外是为了保障广州市民享受到更畅通的交通。

    反方

    限外你让 “候鸟一族”怎么办

    来自荔湾区的市人大代表吴海洋表示,对于广州是否实施限外的话题,要考虑广州作为省会城市的这一定位,有很多行政、商务功能,许多活动会在广州举办,而且作为广东省会、中心城市,广州不让其他车进入,会增加办事的难度,外地车辆过来办事会有很大的不便。同时,广州也需要与周边等城市协调发展。例如,在限外声音出来之前,广州提出广佛一体化,许多政策现在也还正在推行,如果广州限外,与前面的政策有冲突。而目前有很多广州人居住在佛山,在广州上班、开佛山牌照汽车的人数虽无法统计,但绝不是一个小数目。限外会对这部分人群产生巨大影响,限外,对这样在两地往来频繁的人来说非常不方便。

    至于限还是不限,吴海洋认为,应当经过严谨的讨论、听证和征求意见。作为一名车主,吴海洋表示:“目前还不觉得外地车牌对广州交通带来很大不好的影响,我觉得没必要限外。”他认为,要彻底解决交通拥堵问题,需要综合来处理。

    中立:

    对外地运营车 收费行不行?

    广东省数字广东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鹰认为,限牌对于治堵是起到一定作用,但根据研究院的数据统计,效果并不如当初提出限牌时的预期,这是因为限牌没有限外。李鹰透露,统计显示外地运营车辆对广州拥堵带来的问题比较大。“如果限外,通过技术手段实施进城路段收费,是完全能够做到的。”李鹰表示,我们现在有自动车辆识别技术、监控技术,还有一些智能管理技术,如果要对每天都在市区里转的外地运营车辆收费,或者是进城路段对进城车辆收取特殊管理费,都是能够做到的。“当然技术手段可以不断优化、完善,为政策和管理服务。但首先是体制上设计上怎么去考虑,模式是怎样的,这个设计可能更难。”

    “广州要开放,不能限外地车,但是外地的运营车,确实带来一些拥堵问题。作为负责任的政府,广州政府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所以一直也在思考。”李鹰表示,他觉得本次政府工作报告里有一个不足,就是谈了交通问题,但是真正怎么解决交通拥堵问题,谈得不够。“怎么解决现有路面的优化,希望政府有更多的关注。”

    编辑:邬嘉宏